浙江舟山检验检疫局推行水产品检验监管模式改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14 18:35

  今年4月,一项被水产企业称为“检验模式大变革”的措施在浙江舟山出口水产食品企业开始实行。根据送检企业的等级和风险程度,原先批批送检的产品分别执行不同的抽检比例。其中,一级企业低风险食品的送检比例降到5%。这项类似试点性质的检验新政,背靠的是浙江舟山检验检疫局打造的出口水产品从监管末端向源头不断回溯的配套机制。

  “对于此次舟山局的出口食品分类管理办法,我的理解是对中低风险加快放行,对高风险掌握尺寸。”大洋水产总经理张国斌说,“相比批批检验的传统监管模式,这是一次革命性的突破。”

  大洋水产是一家主要加工鱿鱼、虾仁、近海鱼类产品为主的水产品生产企业,产品出口日本、韩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谈起近年来舟山局的改革创新,张国斌介绍,力度是越来越大。举例来说,舟山出口水产品基本都属于海捕鱼,80%属于中低风险食品,按原先的检验流程是企业备足货物等待抽检,再等待抽检结果出来才可放行,平均等待时间7~10天。如今,企业等待抽检结束,即可先行放行报关,只需要3个工作日。“你想想,前后时间缩短了一半多,企业就拥有了更多自主权,可以安排船期、减少企业出口产品受汇率波动影响,冷藏费也省了很多。”张国斌说。

  据西峰水产总经理严建强说,在这种高标准要求下,口岸检验检疫部门也是“严”字当头,生怕发生输入国国际通报事件。此次舟山局的监管体系创新,对企业进行分级、对产品进行分类管理的操作思路,为企业赢得了通关时间。当然,企业也感受到了诚信的分量。通过近几年企业与检验检疫局的良性互动,企业自身食品安全意识也在不断增强。

  “现在企业对食品生产过程实行全程监控。自己心里有底,就不担心在检验检疫局这环卡壳。”严建强说。

  “大洋水产的质检员现在变成了企业的食品安全员。”张国斌说,“这位食品安全员,去年在有几百人参加的考试中顺利过关,成为全市首批45名出口水产品企业食品安全员之一。”

  一般的理解是,质检员就相当于产品出厂前的把关人,对产品质量负责,没法对成品之前的原料、辅料添加等生产过程进行把控。但从舟山局在全省系统首推的食品安全员制度来看,把质检员改作食品安全员,并不是简单的称谓变化,而是要其成为企业食品安全生产的全程介入者。企业的食品安全员权力范围比较大,辅料能不能用、食品添加剂能不能加,都须经食品安全员签字后才能操作,这是一项根本性的改革尝试。

  借助食品安全员把控企业产品安全,舟山局初步实现了由监管末端向生产流程的监控。对企业实行等级动态管理,则强化了企业诚信受益、失信受罚的激励机制。舟山局食品检验监督处处长虞静军说:“我们根据出口食品企业的质量控制体系、出口食品质量安全状况和质量信用等情况,将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分成1、2、3级管理级别,实行动态管理。”

  前段时间,舟山一家二级企业因出现诚信问题被降级为三级企业。该企业出口低、中、高风险食品原来分别享受10%、30%、70%抽检率,一下变成了30%、70%、100%的抽检率,而且不能享受检验检疫快速核放的便利措施,企业付出了沉痛代价。其实,大洋水产也曾因出现产品质量问题一度降到过3级企业,后来通过改进设备、加强管理才恢复二级企业资格。

  “目前,我们只能抓到企业层面。下一步,我们要推动出口食品安全示范区建设,确保企业收购的原料符合出口要求。成立普陀区出口海捕虾质量安全示范区的方案已初步成形。”虞静军说。

  今年3月,《舟山出口水产品应对国外技术壁垒指南》编制完成,成了各大水产品出口企业老总们的必读书。这本指南包括舟山出口水产品被国外通报和不合格检出情况、主要出口目标市场技术性贸易措施概况等,被严建强称之为“制胜法宝”。

  这是舟山局今年出台支持水产品出口企业发展的十项举措之一,这些措施都具有指导性、方向性。其他事关舟山出口水产品企业的措施还有完善警示信息发布机制,向企业发布警示信息,保证资讯互通互畅;支持舟山水海产品基地(国家级外贸转型升级示范基地)和舟山市鱿鱼集散中心建设,促进鱿鱼加工企业向集约化、市场化方向转型,培育捕捞、加工、物流运输等产业链完整的龙头企业;对管理体系健全、质量稳定、诚信度高的民营企业实施“一厂一策”、“点对点”帮扶;指导企业建立健全食品添加剂备案使用、溯源体系建设及卫生安全控制,提高出口水产品行业整体质量管理水平;优化出口水产品检测服务,缩短放行时间,加快环节流转……

  今年,大洋水产接到舟山局的警示信息,称舟山有一家企业出口的鱼安鱼康鱼产品被西班牙官方通报。大洋水产马上联系客户,将原先准备出口的两吨多海产品按出口国要求方式做了处理,为企业挽回了几十万美元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