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舟山市水产加工企业迎难而上谋转型求发展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4 14:33

  编者按:去年以来,受海洋资源衰退、国际金融危机、贸易壁垒加剧等因素影响,浙江省舟山市水产加工行业感受到了“凛冽寒意”,部分中小水产企业陷入困境。危机考验了舟山市水产企业抵御市场风云变幻的能力,给予水产企业检视自身不足与“软肋”的契机,更是水产企业转型升级、谋新谋变的佳机。

  近年来,受海洋捕捞萎缩、贸易壁垒加剧、劳动力成本大幅提高等多重因素影响,舟山市水产加工业发展缓慢,加之金融风暴来袭,引发市场疲软等“多米诺”效应,水产加工企业欲“明哲保身”更是不易。

  全球金融危机肆虐,在这场前所未有的风暴面前,大量依赖出口的舟山市水产加工业命运如何?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舟山市水产加工企业的生存状态好于预期。据舟山市出口水产行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我市水产品加工业产值达162亿元,其中精深加工水产品比重达55.2%,出口水产品23万吨,创汇7亿美元。2008年,舟山市水产加工业表现“可圈可点”,总产量和总产值接近2007年水平,出口总量和总产值也与2007年基本持平。

  据舟山市出口水产行业协会会长周佳章介绍,舟山市现有400余家水产加工企业,其中规模以上140余家,以出口韩国、日本、欧盟为主,绝大多数水产加工企业仍能够维持正常水产经营,有些还很兴旺,且国内外销售市场基本稳定。舟山检验检疫局分析数据也显示,虽受贸易壁垒加剧、市场萎缩等因素制约,去年出口韩国、日本的水产品数量下降,但对俄罗斯、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出口增加明显。

  “水产加工企业正在努力克服前进中的困难,发展信心不断增强。”周佳章表示,水产加工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产业链很长,涉及到舟山20万人的就业、生活问题,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来势汹汹的金融危机,舟山市外经贸局副局长张友华认为,舟山水产行业虽面对难熬寒冬,还是一步步坚定地走过来,且站稳脚跟,行业形势有较大改观,去年舟山被中国渔业协会命名为“中国渔都”,出口水产企业功不可没。

  海洋捕捞水产品的天然、绿色、健康,亦使周佳章对水产加工业前景看好,他认为舟山市水产加工业的基本面、发展能力、竞争优势皆未变,且世界粮农组织预测,从2009年~2015年间,全世界范围内,每年海洋捕捞水产品的缺口将达四五千万吨。

  虽然近几年来,舟山市水产加工企业诚信与自律加强,但去年,舟山检验检疫局检验出不合格产品104批次,占总批次1.1%,其中以微生物超标为主因。而企业加工过程中卫生控制不够严格,源头管理存在薄弱环节,原料控制存在问题,产品加工工艺有漏洞,个别企业违规使用添加剂的情况仍存在,皆为导致“退货”的缘由。

  据业内人士介绍,前几年,舟山水产加工企业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受益于较为丰富的本土海洋渔业资源及廉价劳动力,在产品质量本身并不突出情况下,通过本土化的资源渠道和促销手段取得对出口国外产品的优势。但随着本土市场的成熟、廉价劳动力优势消失,及国内外消费者对食品质量安全要求提高,之前粗放型发展模式受到严峻挑战。我市水产加工企业大多为一般贸易企业,对外贸易依存度较高,所加工的产品原料90%利用产地资源,产品附加值低、市场风险可控性差。周佳章表示,原料少,加工企业多,产能过剩,导致舟山水产加工业难以“茁壮成长”。2008年鱿鱼、青占鱼喜获丰收,但传统出口产品原料如虾类、蟹类等捕捞量均比上年下降25%左右,这使得“守株待兔”的某些水产加工企业陷入困境。

  此外,舟山市水产加工企业间存在无序竞争、低价销售现象,压级压价、自相残杀,不仅使企业失去利润,更严重损害了整个行业的利益与信誉。“很容易一哄而上,价格下降了,质量也就跟着下降。”据周佳章介绍,2007年10~12月,我市出口韩国梭子蟹达9000多吨,竟占全年出口量的一半以上,2008年再出口韩国市场,对方市场已饱和,无力再做生意,唯有“退货”。输欧虾仁也存在相同状况。“做生意肯定要互利互惠,不管别人死活,这样的贸易原则今后肯定没有前途。”周佳章说。

  2009年将是外贸形势空前严峻的一年。从舟山检验检疫局统计数据中已显露“端倪”,今年1~2月,舟山市水产品出口量下降,效益下降。有些国家纷纷出台新检测项目,作为技术壁垒拒收。如日本出台新规定,增加磺胺类抗生素检测,欧盟新出台海捕水产品合法性条款,对海捕水产品输欧进行限制。据周佳章介绍,出口韩国量占据全市水产品总出口量的40%,但韩元大幅度贬值达40%,导致企业连保本都难。

  周佳章表示,受不断发生的食品安全质量事件影响,美国的水产品消费市场甚至打出了“本市场没有中国水产品”的牌子来招徕消费者。“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个别企业弄虚作假,终将损人害己。

  目前,资金运转难题也颇令部分中小企业头疼。据记者了解,在收购原料旺季,企业资金缺口较大,水产行业中的个别“龙头老大”由于银行撤资,资金链受重创,继而导致总产值、出口创汇大幅下降。“船舶行业可以用在建船舶作抵押,而水产企业只能以固定资产等担保。”周佳章说,这样制约太大,若是能用库存货物作担保,资金运转会顺畅很多。

  今年5月,欧盟将对中国水产出口情况进行考察评估,舟山为检查地区之一,这被各方视为“很大的困难”。2005年4月,欧盟就曾来舟山市考察过,提出渔船卫生质量不符合要求,致使我市鱿鱼暂停欧盟出口3个月,造成巨大损失。“欧盟对我们的要求特别苛刻。”周佳章说,输欧会员企业已积极准备,希望能达到其要求。

  2009年,各界对水产出口企业投以更多关注,“希望企业越是困难,越不要出现侥幸心理,越要把好产品质量安全关。”舟山检验检疫局副局长殷汉华表示。

  面对困境,2008年,全市上下齐心协力,以对输欧虾仁、输韩梭子蟹产品实行总量控制、水产品出口退税率从5%提升至13%等有效措施,提振企业信心和行业士气。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市场总是最忠实可靠的“试金石”,部分先行者以“人无我有、人优我特”理念经营企业,以在金融危机大潮中“勇立潮头”的姿态,为遍寻不着出路的“后来者”提供了绝佳范本。

  如何“转危为机”,实现水产加工业的转型升级,却是舟山市已在摸索践行且将持续的共同努力。

  2008年,舟山市水产加工业的表现令人惊喜,逆势奋进的动力来源于我市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对其的殷殷关切与大力扶持。市人大、市政协皆对水产加工业进行过调研,掌握水产加工企业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应对策。2008年2月和11月,市政府先后两次召开水产加工企业现场座谈会。

  为改变“一哄而上”,低价倾销导致质量下降,从而损害整个行业信誉的“痼疾”。自去年始,舟山市出口水产行业协会对输欧虾仁、输韩梭子蟹实行总量控制、有序出口的配额制度。据协会会长周佳章介绍,每个厂定额,若出现质量问题,或有低价销售行径,配额立马收回。该措施实施一年来,效果显著,去年1~8月,输欧虾仁每吨提价400美元,虽受金融危机波及,但2008年全年与2007年相比,每吨仍提升200余美元。

  作为金融风暴背景下的“危机减震器”,该举措备受各界肯定,副省长茅临生还专门作了批示,表扬了我市的做法,要求在全省范围内推广学习。在去年召开的国家水产协会理事会上,该举措亦广受赞誉,会上还提出向舟山学习。“今年该政策仍将继续实行,这对水产加工企业从量的扩张到效益的提高、质的提升都有很大帮助。”周佳章表示。

  为企业减“负”谋“利”,市国税局、市外经贸局、舟山海关和市出口水产行业协会经过三年多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多次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和建议。去年,水产品出口退税率终于从5%提高到13%。据国税部门测算,如此一来,整个舟山每年可多退税1亿元人民币。

  舟山市出口水产行业协会还积极反映企业诉求,在市人大、市政府等有关部门重视关心下,去年,市国税局主动出台解决水产品原料收购的进项税抵扣办法,解决了水产加工企业的老大难问题。

  与外因相比,内因才是决定因素。舟山市部分求新求变的水产加工企业在金融危机面前“屹立不倒”,浙江兴业集团有限公司就是一典型的例子。在国际市场低迷情况下,该公司大力开发国内市场,在内销上花心思、动脑筋,2008年公司总产值和效益均比2007年增长20%。而颇为知名的普陀富丹水产有限公司生产的休闲食品,则全部以自开连锁店方式内销,深受国内客户欢迎,产品供不应求。

  据周佳章介绍,截至目前,舟山市内销型企业所占比例仍很少,很多企业以前不愿做内销的原因是内销想进超市门槛很高,且收回款很慢,诸多因素形成了现在以出口主导的行业形态,因为出口水产品价格比较高,收回款及时。“现在水产企业必须要走内外贸相结合的经营道路。”周佳章表示。

  近几年来,水产品竞争的关键在于其产品质量和附加值、档次高低。阿根廷红虾和舟山红虾品质类似,但其出口欧盟的红虾价格比舟山的红虾仁高出一倍。究其原因,是其在深冷的条件下运输,保持了虾的鲜度,使虾头鲜亮不发黑。而一直以来,我市水产加工企业只能去头剥虾仁低价出售。普陀华兴水产有限公司不惧艰难,依靠科技,在海上收购竹节虾并在冷藏船上进行深冷冻,破解虾头变黑难题。因其生产的“银豪”牌竹节虾品质上乘,国外市场很稳定,占领了日本市场的50%份额,2008年还兼并了日资的日昭企业。

  此外,还有舟山市晟泰水产有限公司的虾仁产品,由于品质优良,在全市处于领先水平。虽处于国内外经济萧条、市场萎缩的困难时期,但该企业的订单仍络绎不绝,企业效益可观。

  危机面前,舟山市水产加工业亦在探索未来可持续发展之路。去年年底,舟山市水产行业协会一行3人参加了由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协会组织的赴山东莱阳、青岛、烟台等地考察调研活动,获得诸多有益经验。

  青岛市利用国际市场原料的比例达到90%,去年进口原料达90多万吨,而舟山只有10余万吨,其中来自国际市场原料比例非常少。“若舟山利用国际市场原料的比例能从现在的10%提高到50%,每年就能增加60亿元的产值。”周佳章表示,该问题如果能解决好,像青岛那样充分利用国际市场资源,大力发展来料、进料加工,水产品原料和成品能大进大出,我市水产加工业可持续发展就会上一个新台阶。目前,具体方案仍在研究中,不过可确定的是这已成为正在努力的方向。

  山东的一些农产品建设基地,以质取胜,研发投入大,创新能力强,注重贸易方式转型升级,实现企业盈利最大化等成熟做法,也给我市水产加工行业带来诸多启示与借鉴。浙江大洋水产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水产加工业并非夕阳产业,关键是如何将传统加工业的经济形势之“危”,化作推进结构调整和技术创新之“机”。他还就此次考察,提出许多抵御经济寒流的“保暖术”,为我市水产加工业如何转型升级献计。

  面对严峻形势,舟山市外经贸局副局长张友华认为,舟山市水产企业需抓单保市,改变过去重生产、重传统的贸易伙伴,不注意新产品开发和新客户开拓的“毛病”。需多参加展销会,在展销会上抓订单。

  要想做大做精水产加工业,必须扫除横亘在前的“原料问题”。周佳章认为,市决策咨询委提出的在舟山建立出口水产品加工区的建议应该得到关注,因为国家对出口加工区有很多优惠政策,免增值税、免关税、免保证金等。

  外销不旺,可从拉动内需着手。周佳章认为,要拉动水产品内需,需组织舟山水产加工企业向中西部开拓市场,需在政府支持与引导下,像开发我市旅游市场一样组织舟山水产品推介会,有组织、有计划花几年时间,开拓成都、西安、洛阳等中西部地区市场,将舟山的渔文化、适宜当地的水产品推向内地市场,发挥“中国渔都”的影响和辐射作用。同时,积极向国家争取退税政策,使内销水产品也能享受退税待遇。

  “我市规模企业较少,抵御风险能力强的企业较少。”周佳章表示,以前有企业提出,比如由大的水产加工企业与其他企业联合组成集团公司,船大好掌舵,如此一定程度上可提升谈判话语权。此外,他也建议对部分受金融危机影响,效益欠佳,但“扶一把”尚有发展前途的水产企业,要组织专家进行会诊,对症下药,助企业走出困境。